全球彩票代理

职工天地
首页
>职工天地>文化艺苑

我的家国情怀

来源:黄家湾松白支渠项目   作者:何英龙   时间:2019-09-29   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先父与共和国同龄,建国前夕生于黑龙江省西北部一个叫做滨河的地方。当时作为新晋奶爸的祖父年仅16岁,现在看来16岁还是个孩子,然而祖父却已经是参加工作三年多的老革命啦。因为读过私塾,有一定文化,祖父于1947年参加了农村土改工作宣传队,建国后历任滨河公社赤心大队会计、机管站站长、大队长、大队书记,直至退休。

儿时的我曾在祖父身边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,常听祖父讲起那段鲜为人知的家国史。曾祖父是一位游方郎中,早年由祖籍河北省饶阳县闯关东来到东北,因治愈曾祖母的病症娶妻生子,并在当地开办医馆。抗日战争后期,曾祖父回乡省亲,亲眼目睹了冀中地区开展的减租减息和农村土改运动,归家后毅然决然地卖掉了产业,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(后来的东北人民解放军)的县游击大队,后因剿匪作战负伤而逝。

曾祖父去世后,年仅14岁的祖父参加了工作,并与祖母结婚,当时祖母18岁。对于祖母的印象,我已经有些模糊了,只记得她是一位慈祥的长者,嫁于祖父后挑起了家庭的重担。祖母对儿女要求严格,与邻里和睦相处,被乡邻所称颂,也为我辈所敬仰,只是她去世的比较早,因操劳过度,身体每况愈下,最终撒手人寰,享年仅56岁。

祖父是我的第一位启蒙老师。祖母去世后,我便随祖父居住,当时他已经退休,闲暇时经常给我讲故事,这些故事都来自于祖父的藏书,而书中那些民族英雄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,并茁壮成长,使我懂得了什么是家,什么是国,也直接影响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。时至今日,我仍然能够记起《岳飞传》《杨家将》等小说的经典桥段。遗憾的是,由于保护不善,那些书籍相继散失了,现在想来很是痛心。

父亲是2014年去世的,晚年的他一直和弟弟居于沈阳,每有闲暇我都会去陪他一段时间。年轻时的父亲,英俊帅气,很有现在网红的潜质,即使那个时代也该是很多姑娘追求的目标吧!只是受时代和思想的限制,他过早的撑起家庭重担,无缘于那些风花雪月。由于祖父忙于工作,很少照顾到家里,作为长子父亲很早就辍学务农,帮助祖母养育兄弟姐妹。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他和祖母想尽一切办法,筹集粮食,保证大家不会挨饿。即使这样,仍有一位姑姑还是因饥饿而过早夭折,成为了他永远忘不掉的伤痛。

父亲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恋爱,只是他从不向任何人提及。那个姑娘我也认识,是一位长辈的姐姐,他们同龄,曾一起劳动,一起玩乐,虽谈不上青梅竹马,但也亲密无间。然而,天意弄人,祖母不喜欢这位姑娘,最后只能是各奔东西。于是,在因缘际会之下,父亲和母亲结婚了,再之后我便来到了这个世间。

至于我吗!出生于文化大革命之后,成长于改革开放之期,亲历了祖国经济发展的大潮,迎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。家是最小的国,国是千万家。从曾祖父时期的闯关东,到祖父时期的土地革命,再到父亲时期的国家建设,乃至今天我所面临的新时代,一家四代人见证了新中国诞生前后近百年的历史。也可以说,我的家族变迁史,就是一部浓缩的中国近代史。

中国人历来以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为己任,既强调个人修养、重视亲情、行孝尽忠,也心怀天下,将民族精神、爱国主义、天下为公等家国情怀相结合,创造了历史悠久的中华文明。遥想当年,一句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开创了大汉民族;一千七百年前,一道《杀胡令》挽救民族于卒灭之际;金兵南侵,听岳武穆引颈高歌“精忠报国”;清军入关,看顾炎武悲吟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。

呜呼!强国梦,谋复兴,金戈铁马,吹角到连营。满腔忠魂报家国,担山赶月,笑看天几重。英雄泪,落无声,两肩霜花,可怜白发生。萦锁愁肠忧天下,浊酒一杯,化作万缕情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